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您当前位置:主页 > 水中切粒造粒机 > 中纪委监委关注安阳牛人王新刚王妻李小迎原来是房地产开发商!殷

中纪委监委关注安阳牛人王新刚王妻李小迎原来是房地产开发商!殷

时间:2022-03-31 11:59 来源:未知   点击:

  大咖的世界(微信公众号:大咖的世界)从一开始就敏感到安阳水下有暗礁,不然河南广播电视台知名正义民生栏目《小莉帮忙》不可能触礁!随着全国媒体和人民的介入,果然,水下的暗礁不止一处,而是有多处,盘根错节!《小莉帮忙》怎能不触礁翻船?!全国媒体和6000万自媒体纷纷伸出援助之手,各路探照灯像那一道道正义的闪电,把这暗礁一一揭露出来!

  媒体爆料,1965年出生的王新刚原先在安阳市工商局当稽查队长,手中有点小权力,发现企业违规违法,经常向安阳市公安局、检察院、法院移送涉案企业及其法人代表,时间一长,就积累下了丰厚的安阳公安局、检察院、法院人脉资源,同时权力也熏陶了他蛮横不讲理的性格,只要有熟人或者领导打招呼,他就给面子,从来不相信什么视频(证据)。1969年出生的李小迎,大学本科毕业,疑似在政府机关上班后下海经商,先是从事房地产行业,2007年,以房地产开发为由,借朱志锋50万元,借期半年,半年后,当起老赖,被告上法庭。

  2011年3月8日《人民法院报》上一则《送达执行文书》,送达对象是李小迎:裁定查封王新刚名下的李小迎夫妻共同财产房产三套……“因不能直接送达相关法律文书,现依法公告送达上述执行裁定书和责令限期履行通知书,自公告之日起60日视为送达。”

  登报人安阳市文峰区人民法院。朱志峰起诉李小迎索要50万元借款胜诉遭遇执行难。图片来源:呦呦鹿鸣。

  据企查查显示,2017年12月28日,李小迎、王怡从接管安阳市诚信装饰工程有限公司,分别持股65.2%、34.8%。王怡从疑似李小迎之女。若属实,则为王新刚李小迎王怡从家庭公司。手机号也能证明这一家非常牛:。这个手机号不可能会是普通代理记账会计的,应该就是李小迎本人的。同时,诚信公司原股东张翠然、杨太生、陈同江等全部退出,原因不详。也许是此时房地产行业不好干,李小迎转而从事压力较轻的装修行业。因为注册资金只有50万元。

  由于大家都知道的原因,从事房地产行业的人,多多少少都涉黑涉恶,只是深浅有无白手套而已。如果我们仅仅从普通百姓的视角去看,永远都难解迷惑。但是,如果我们换一个角度,从黑恶势力的角度去看,一切就都豁然开朗了。

  首先,手机号四个9,炸弹号,这样的号码在普通百姓的眼中,一是有钱,二是有权,三是有背景。不是普通百姓所能用的。

  再次,骗取别人100万元,别人报警公安局立案检察院批捕却在起诉科搁浅,被释放,说明检察院有人。

  第五,记者去安阳市市场监督管理执法支队采访,竟然冲出来几名携带伤人器械的大汉,对记者又是拍照又是威胁,说明黑社会有人。

  第六,黑社会威胁恐吓记者的时候,安阳市市场监督管理执法支队负责人不仅袖手旁观,还幸灾乐祸地笑着说:“看,老百姓之间要打起来了”,说明安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有人。

  第七,记者去安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采访,安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某主任,不仅拒绝协助解决问题,还一边让人赶记者走,一边抢夺记者的手机,说明安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真的有人。

  第八,采访调解过程中,竟然还有人公然威胁说要拿枪崩了记者。有权力持枪的都有哪些人?这说明至少是政法队伍有人。

  第十,受害人去安阳市纪委监委投诉,迟迟一个月没有回复,这说明安阳市纪委监委也有人。

  表面上看起来王新刚的权力好像大无边,但是,他的一句话不小心泄露了天机,这些所谓的硬关系,都是他花钱买出来的。当他有事时,这些关系出面保护他,其实就是在保护自己。因为王新刚翻船了,意味着他们跟着翻船。也就是一个绳子上的蚂蚱,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。

  2013年7月25日,第二个受害人杜庆达发微博说,已得知“李小迎丈夫王新刚扬言:自己卖了一套房子四十六万用于跑路子,市检察院干预办案检察院预在2013年8月2日左右将犯罪嫌疑人李小迎释放,而一百万财产的偿还更加毫无后续判定。”

  原来,第二位受害人杜庆达,早在2013年7月25日就在新浪微博实名发布求助消息:李小迎曾以帮其办事为由,诈骗100万元,2013年1月20日李小迎在天津被警方抓捕,但王新刚动用资源干预,使李小迎于2013年8月2日被释放。

  11月20日晚,也就是在新华社公布李小迎姓名之后,杜庆达接到了来自安阳市殷都区民警的电话,一桩沉寂八年的刑事案件,第二位受害人杜庆达的合法维权行动,重新启动。

  11月21日,杜庆达再次公开站出来表示2013年微博求助属实,并向《济南时报》介绍事情经过:2011年3月21日,他在浙江做生意,因开设电玩城涉嫌赌博行为,被浙江省杭州市淳安县公安局以涉嫌赌博罪刑拘,他的妻子孙秀明慌乱之中病急乱投医,在河南安阳工作的亲戚称李小迎可以“捞人”(取保或判缓),李小迎向孙秀明索要100万元之后,他被判刑入狱,他出狱后,李小迎始终回避,拒绝还款,于是报案。2013年2月6日,殷都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诈骗罪批准逮捕李小迎。但是,2013年8月,李小迎恢复自由,而殷都区检察院也不接受公安局二次补充侦查的案卷,不起诉李小迎,案件被幕后的神秘权势人物摁下了暂停键。

  果然,2013年8月2日,殷都区检察院疑似接幕后神秘权势人物暗示,通过技术性操作(不接卷),把李小迎保了出来。

  当时检察院权力最大的部门是反贪局。2018年2月23日开始,反贪局全体检察官“转隶”到新成立的监委,不再隶属检察院。

  这意味着,安阳检察院的尖刀连——反贪局,现在在安阳纪委监委,权力更大了。如果这支队伍中恰巧有暗中帮助过李小迎王新刚的神秘的权势人物,而且现在仍然在继续帮助李小迎王新刚,人们对安阳狗咬人事件中的种种怪异现象的迷惑不解,也就豁然开朗了。

  既然在安阳权力部门有自己花钱买通的人,那么这时再让安阳当地成立调查组调查王新刚,究竟能够起到多大的作用呢?确实是值得怀疑。

  也就是说,河南广播电视台知名正义栏目《小莉帮忙》不但不是谣传的“小莉帮忙,越帮越忙”,而是帮一个忙成功两个忙,只会让不讲理的人和搞腐败的人和势力越帮越忙。

  也就是说,整个中国的原检察院的一支劲旅,既躲过了2018年初开始的为期三年的全国扫黑除恶运动的牵连(首当其冲的是公安),又躲过了2021年初开始的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运动(公安再次受荡涤)的洗礼,始终没有经受过任何思想上和灵魂上的洗礼,再加上自己始终处于一个近乎于保险箱的执牛耳的有利的地位,也就难免不知敬畏不知收敛,继续暗箱操作也不无可能。

  如果暗中帮助李小迎王新刚的神秘的权势人物巧遇官运亨通向上走,那就更加让人不寒而栗了。安阳市成立的调查小组响应一下舆论的呼声,待舆论关注热情一过,草草结案,给上级一纸公文权当汇报,此案告终,也不是没有可能。至于刀刃向内刮骨疗毒彻底改进安阳党风政风社风工作作风,那就指望不上了。如果是那样的话,让群众寒心,让百姓失望,让当事官员得救,让黑恶躲过一劫,恐怕就是最终的结局。

  也许正是出于这个考虑和担忧,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关注到此事后,其机关报于今天新的一周的开始的早上8点,全网公开发表中国纪检监察报资深媒体人尹健文章《今日锐评|狗咬人事件不能止于道歉》,似乎隐隐发现事件背后潜藏着一系列腐败的痕迹。

  今天的第二个最新的消息是,据济南时报-新黄河记者丁国彬报道,今天,安阳市检察院表示对李小迎诈骗一案高度重视,将会重新审核。同时,涉事的殷都区检察院官网所有介绍和领导信息全部空白。

  昨天,有河南基层公安系统粉丝交流意见,认为小莉帮忙不鼓励受害人通过法律途径讨回公道,是媒体治国,不是以法治国。而大咖的世界则认为法治不是法官治国,而是全国人民以法治国。大咖的世界(微信公众号:大咖的世界)将把这些探讨实录下来,另篇发表,希望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第二届“海河工匠杯”——世赛选拔项目江苏电信“189元最高换购iPad2活动”引热潮